青柠文学   >   历史  >  正文

晋谏(2)不能让刚正不阿的人既流汗又流泪

评论

快速点击上面蓝色字,关注“指尖上的历史”,给原创作者一点鼓励和支持吧。欢迎转发,欢迎点评。

西晋初期,刘毅视腐败为天敌,如唐吉珂德一样以一人之力狂战晋朝腐败风车。但在那个大环境里头,众官员依然权钱交易、花天酒地、肆意妄为。只累得刘毅气喘吁吁、节节败退,腐败却是日益做大。刘毅明白了,真正的腐败不是能抓住的一两个小老虎,也不是未被抓住的那些大老虎。真正的腐败就在我们中间,就在选拔干部的制度上。这样的腐败要是不反的话,晋朝就有丢掉江山的危险。

此前刘毅由于成绩突出,升任司隶校尉,皇帝专门让他正风肃纪,纠正豪门贵族的不规行为。消息一传出,吓坏了全国很多的郡守、县令,他们赶紧跑到司隶衙门交出印绶,检讨的检讨,自首的自首,辞职的辞职,一时风清气正。但好景不长,因为司马炎也很纠结,一方面,他要安抚跟他篡位的小伙伴们,一起享受胜利带来的幸福生活。另一方面,作为开国皇帝,还得装模作样对腐败现象进行治理,以赢得民心。渐渐地,那个当年厉行节俭到车舆的青丝绳断了以青麻代之的司马炎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色欲熏心、尽情享乐的晋武帝。

在他的影响下,像石崇这样靠公开抢劫客商钱财发家致富的官员,不仅没有被重治,反而还成了官僚崇拜的偶像。晋廷到处奢侈糜烂,社会到处比富炫富。还有很多的细节,这里就不详述了,请见拙著《晋风》中的《西晋反腐败:刘毅一个人的战斗》。

刘毅实在看不下去,同时也对这个朝廷深感失望,加上一些大臣的挑唆,迫使他泪洒朝廷,提出告老辞官。退休时,家里十分清贫,没多久,就揭不开锅了。一些大臣也为他感到可惜,正因为如此峭直的性格,他不能做到宰辅的位置。

但是,不能让这个正直而实干的干部就这样伤心流泪。

机会终于来了,刘毅的家乡山东青州需要推荐一位大中正,就是在地方负责选拔干部的组织部长。这个人选的好与不好,合适不适合,直接影响到青州为朝廷推荐官员的质量和水平。

于是有人推举了刘毅,结果立马遭到尚书的反对,因为刘毅他此前在朝廷喜欢品评人物,说话一针见血又不留情面,王公贵族们看到他都有几分惧怕,在办案中又得罪了不少人。

当然尚书的理由很冠冕堂皇:“以毅悬车致仕,不宜劳以碎务。”说点通俗点,就是年龄大了,已经退休了,就应该让他安享晚年,怎么忍心再以繁琐的事情麻烦他呢?

对这个意见,陈留相乐安人孙尹毅然上奏《表复起刘毅》,他认为刘毅完全胜任青州大中正这个职位,有五个理由:

1、年龄不是问题。司徒魏舒、司隶校尉严询与刘毅年纪相近,以前同为散骑常侍,履历也差不多。现在严询管的是四十万户的州,兼督察百官总摄机要的重职,魏舒所统辖的也是人多地广之区,兼掌九品之事,你尚书都不以为事务繁重。让刘毅管一州的事,便说不应以琐事相劳,这是什么道理呢?当年郑武公年过八十,入京作周司徒,那么过了七十岁的人,也必有可用之处。

2、退休也不是问题。如果认为此前同意他卸职退休,就不应该再授职位的话,那么原光禄大夫郑袤为何在退休后,朝廷又让他做了司空的位置呢。

3、能力更不是问题。一个人本可委以宰辅之任,而却不可让他咨询人品之事,我私下以为不妥。

4、刘毅没有结党营私,更需要支持。刘毅以前为司隶,执法公正,无所曲私,当朝臣僚,多有被弹劾者。刘毅疾恨邪恶之心有些偏激,朝廷管事的人必然怀疑他的议论会伤一些人,所以罢去用事之权,这实际上是将刘毅搁置起来,使他再不能参与人才评议之事。这对他来说实在不公平。

5、刘毅是个风向标。现在青州有高德的只有刘毅,如果舍刘毅不用,就会使评议推荐之事优劣倒错。这可是个大问题啊。

理由铿锵有力,让人难以辩驳。写奏疏的孙尹,字文旗,乐安人,魏晋时期幽州刺史、右将军孙历之子,兖州刺史,平南将军孙旂的弟弟。历任陈留太守、阳平太守,早卒。历史上没什么名气,但是因为这篇文章而留下了印记。

这道奏疏引起了一些同道者的共鸣和支持。朝廷官员、青州籍的石鉴等人,也纷纷上表说:众人都以为光禄大夫刘毅,孝心纯素,乡闾著称,忠诚正直,竭力事上,做官不以为荣,只求尽节。若以刘毅为典范,可以不言而民信,高风所至,清浊分明,符合一州人民共同愿望。我们认为礼贤尚德是教化的准则,也关系到王制兴衰,道路的开闭,而士人所归,人伦是其大本。

据史载,石鉴出身寒微,但他志趣高雅且公正亮直。在曹魏时,历任尚书郎、侍御史、尚书左丞、御史中丞等职,任内多所纠正,使百僚都感到害怕。这跟刘毅很相像。

我找不到刘毅、孙尹、石鉴三人之间交集的历史依据,那么为何后两人要如此力挺刘毅呢?原因大概他们都属于性格刚正办事公道之人吧。

由于孙尹等人的奏议,晋武帝同意任命刘毅为州都,鉴定士人品流,清浊区别。刘毅也没有辜负推荐者的好意,上任后,将整个青州的士人重新梳理一遍,发现弄虚作假的,立马予以纠正。发现被埋没的人才,总是想方设法予以培养。亲力亲为,任劳任怨。

令人感到有趣的是,当年刘毅在朝廷担任司隶校尉时,就敏锐的发现魏立的九品中正制度,是权宜之计,并没有选拔出人才,而有八种弊端,上疏请求改正。疏递上后,武帝并没有实行。如果居然让刘毅成为这个制度的具体实施者,估计也是出于刘毅的意料,既然改变不了社会改变不了制度,那么就让自己去适应社会把握制度,无法改变制度,可以改变态度,而且通过自己的努力,尽可能让制度执行的更公平些更公正些。

从孙尹的奏疏里看出,直臣无党。其实不然,直臣有党,所有正义的力量正义的人都是他的朋党。否则也就没有孙尹这份奏疏了。

正如欧阳修在他的《朋党论》里写到,小人并无朋党,只有君子才有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小人所爱所贪的是薪俸钱财。当他们利益相同的时候,暂时地互相勾结成为朋党,那是虚假的;等到他们见到利益而争先恐后,或者利益已尽而交情淡漠之时,就会反过来互相残害,即使是兄弟亲戚,也不会互相保护。所以说小人并无朋党,他们暂时结为朋党,也是虚假的。君子就不是这样:他们坚持的是道义,履行的是忠信,珍惜的是名节。用这些来提高自身修养,那么志趣一致就能相互补益。用这些来为国家做事,那么观点相同就能共同前进。始终如一,这就是君子的朋党。

欧阳修还强调,所以做君主的,只要能斥退小人的假朋党,进用君子的真朋党,那么天下就可以安定了。

孙尹的奏疏和刘毅的复出,都表明,公道自在人心,正义自在人间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青柠文学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青柠文学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927080098@qq.com

联系我们|miyomo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晋ICP备15001889号-1